第33章 怨我么?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他交给姜淑桐一沓合同,“这是陆之谦的分包合同,上次没送成,你拿给他。”

    姜淑桐浅声应着:“哦,好。”口气很像一只波斯猫。

    等到转过身,却被身后的顾明城叫住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姜淑桐无辜的眼神看向顾明城。

    “请陆太太以后不要把这种‘小别胜新婚’的印记带到办公室来。”顾明城厉目攫住姜淑桐,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连他也误会了么?姜淑桐眯了眯眼睛,不过始终家丑不可外扬,她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姜淑桐回到家,把这份合同交给陆之谦,陆之谦狐疑、愤怒的目光看着姜淑桐,姜淑桐不明就里。

    “你前几天住在哪?”陆之谦一副“请君入瓮”的姿态和神情。

    姜淑桐的眼神本能地就开始闪烁,“我住酒店!”

    “住酒店?撒谎!你明明跟着顾明城走了,我都看了监控了,一男一女,三更半夜的,能干什么?他就是你在外面找的野男人吧?我说那天怎么你一敬他酒,他就把这个项目给我了,你们俩早就认识吧?”陆之谦猛地把姜淑桐推开,姜淑桐始终力小,毕竟是女人。

    以前虽然陆之谦骂起姜淑桐来,口不择言,可姜淑桐一向在家里安稳守规矩,所以陆之谦手里从未抓住过证据,不过今天,他竟然看了姜淑桐离开的视频,还知道了那个男人是顾明城,这让姜淑桐有些下不来台,脸上火辣辣的。

    陆之谦已经涨红了眼睛,好像一匹发怒的狼。

    “是,我是跟他走了,我跟他上床了,咱们的婚姻,为什么只许你在外面拈花惹草,我就不行?”姜淑桐的眼睛也在喷火,她早就受够了这种形同虚设的婚姻,对陆之谦也从刚开始的喜欢变成了恨,“既然这样,那就离婚啊!”

    陆之谦愣愣地看着姜淑桐,以前任他怎么骂,姜淑桐都从不还口的,可是今天,她一句结结实实地和别人上床了,让他的心沉到了低谷,就如同那天他撞车,是一样的心态,骨子里,他很爱姜淑桐,正因为爱,所以,才对她的那一夜怎么都过不去。

    他没说话,推着姜淑桐的后背就把她推到了门外,姜淑桐并没有和陆之谦反抗。

    这次,又和上次一样,她什么都没拿,穿着睡衣,光脚。

    她蹲在门口处,后背抵墙,一只手抱膝,一只手在地上画着什么,陆之谦已经关了家里的门,只剩下黑黝黝的一片。

    说实话,她是怕的,片刻的功夫,眼泪便滴答滴答地落下来,妈妈早走了,这个世上,不会再有人可怜她,女孩子,千万不能做错事,即使做错了,也不能让现任老公知道,否则那是一辈子的祸患。

    可在姜淑桐的心里,并没有半分埋怨顾明城,相反,她对自己很怨恨,是她主动勾引的人家。

    她的手指在地上画小人,像是一个找不到家的小孩儿。

    眼前多了一双脚,锃亮的皮鞋和笔挺的西裤。

    陆家的别墅很少有人来的,姜淑桐不知道是谁。

    顺着西裤慢慢地抬头,才看到竟然是顾明城站在她跟前。

    合同她已经送给陆之谦了,她不知道他还来干什么。

    明明脸上挂满了泪水,可她还是挤出一丝笑容,说了句,“顾总,您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脸上的泪还是没挂住,“啪”地就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不是很恩爱吗?”顾明城低头看她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姜淑桐讪笑,怎么最近,她总是干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种事情,“只是吵架。”

    顾明城没说什么,按响了陆之谦家里的门铃,门开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顾明城是无意,还是有心,他没有把门全都合上,留了很大的一条缝隙,家里面的光就从这道缝隙里露出来,姜淑桐就不是那么怕了。  那是一道微光,温暖了姜淑桐整个的青春时代,即使往后她遇到再多的烦恼,那道微光也会出现在她的心里,这道微光,是顾明城给她的。

    姜淑桐能够听到里面传出来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人好像在谈这个项目,陆之谦带着不平的心绪,口气自然不好,可因为和顾明城地位悬殊,碍于面子和顾明城的地位,他暂时还没有提起那晚的事情,姜淑桐也希望他不要提,否则,她在自己的上司面前,真的是脸面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不过,陆之谦始终都不是一个能忍耐得住的人,他很快把话题很快就转移到那一夜。

    “我太太那一夜好像是跟顾总在一起的,是这样?”陆之谦似乎不经意地问道。

    顾明城长久的沉默,良久之后开口,“哪一夜?”

    口气很平静。

    这句回答让姜淑桐愣了愣,总共他们一夜也没有度过,怎么会来“哪一夜”之说呢?她在他的房子里待了一夜,可是第二天她就住酒店的了,而且,那夜他也走了,姜淑桐把他的衬衣叠好了,放在卧室里。

    陆之谦要点烟的手显然也定了定,他皮笑肉不笑地说道,“顾总和我太太总共度过了几夜?”

    姜淑桐听到这里,听不下去了,她一下子从地上站起来,仓促地小跑到了陆之谦面前,使劲儿地推了他一下,“这是我那天气急了,对着你瞎说,你别在这里让别人看了我们的家丑。”

    陆之谦意味深长地看了姜淑桐一眼,“心疼了?”

    顾明城在姜淑桐的身后,她没有看清顾明城的神情,就听到后面传来一句,“去把拖鞋穿上!”

    姜淑桐想了很久,才意会过来顾明城这是对她说的,因为整个客厅里,只有她一个人光着脚,脚下确实挺凉的。

    她走到了玄关处,把拖鞋穿上了。

    如果说以前陆之谦对姜淑桐和顾明城的关系,还只是猜测的话,那么现在,他已经隐约有些感觉了,竟然当着他的面,让姜淑桐穿拖鞋,这种细微的关切,他一个做丈夫的都做不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碍于顾明城的地位,碍于这个合同数额太大,他只是冷“哼”了一声,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“很显然,今天不是谈公事的好时候,我先走了!”顾明城起身要走。

    “我送您。”毕竟今天把自己的上司都扯进来了,姜淑桐觉得很过意不去,把头发往耳后塞了塞,脸色很红,对着顾明城说道。

    顾明城没说话,姜淑桐跟了出来,她顾不得后面陆之谦能够杀人的眼光。

    “您别听陆之谦胡说八道,他看了那天的监控了,知道我跟你走了,就多想。我当时也生气,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,所以,他今天把账都算到您身上了。”已经走到了顾明城的车前,他没急着上车,倚在车窗边上,转身看着姜淑桐。

    “哦,说了哪些不该说的话?”顾明城的口气,带着玩味,和让姜淑桐捉摸不透的味道。

    姜淑桐低头,有些赧然,说和他上床了话,是不能当着他的面说的,释然地笑了笑,“我和顾总,在一起只有那一夜,我相信,我好好解释,他会听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顾明城的这句话,颇有些让姜淑桐心思忐忑。

    姜淑桐点了点头,“嗯,顾总一路小心!”

    顾明城没说什么,上车了。

    返回家的路上,姜淑桐有些不解,明明他今天晚上还要来的,干嘛还让她把合同送给陆之谦?他亲自送不就行了吗?

    回到家,陆之谦已经回了他的卧室睡觉了,姜淑桐也回了自己的卧室。

    姜淑桐以为这件事情就这样平息了,直到第二天,同事们都在谈论一个帖子。

    大幅的姜淑桐的照片,她很多时候都是“太太”的打扮,很高雅,很风情。

    另外,还有顾明城的照片。

    上面说顾明城和姜淑桐不顾廉耻,做丧尽天良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种“丧尽天良”指的是什么,姜淑桐很明白。

    勾引“有夫之妇”呗。

    她的手盖在了脸上,太龌龊,太肮脏,她刚才公司几天,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。不用想,也知道这帖子是谁发的。
阅读很爱很爱你最新章节,就上必发365|官网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