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5章 又碰到他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电梯在稳稳下落,里面只有顾明城和姜淑桐两个人。

    姜淑桐不说话,眼泪却吧嗒吧嗒地往下掉,可能被顾明城这样一拉,姜淑桐就想把心里的委屈说出来的冲动,顾明城声音很温和。

    哭的理由千奇百怪,姜淑桐也说不上来她为什么掉泪,可她控制不住自己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撤了给陆之谦的项目?”顾明城一手插兜,转过身子问道姜淑桐。

    姜淑桐觉得顾明城真是一个深不可测的人,因为在姜淑桐看来,他温和有礼,虽然他有着高高在上的气度,可至少他表现的很平易近人,他极少发脾气,可能这个世界上他真正在意的事情不多,能够让他发火的就更少了,所以,他平时看起来都是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。

    可是一旦有人触到了他的逆鳞,顾明城会处置得毫不留情。

    就像陆之谦这件事情,一旦有人往他的身上泼脏水,顾明城回击得既响亮又漂亮。

    他和陆之谦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。

    陆之谦只知道叫嚣,顾明城非常狠绝,这种很绝也让姜淑桐胆寒。

    “不是,因为昨天晚上我爸打电话,他要借陆之谦三十万,陆之谦和我翻脸了,很抱歉,顾总,我不该把情绪带到工作中来的。”姜淑桐擦了一下眼泪。

    陆之谦已经在经济上和她划分得很清楚了,找他借钱是不可能,她自己,根本一分钱的存款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三十万而已。”顾明城轻声念叨。

    姜淑桐不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,因为电梯已经到了一层,她想着顾总要出电梯了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手上没拿支票,晚上去我家里拿。”顾明城身姿落拓地走了出去,只留给姜淑桐一个背影。

    姜淑桐愣了愣,急忙从电梯里走了出来,“顾总,您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顾明城转身,“你去过的那个家,你知道路,下班后,去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要有什么代价吗?”这句话,姜淑桐愣了好久,才问出来的。

    层次如顾明城,什么没见过,虽然三十万对他来说不算什么,可姜淑桐还是觉得他不可能凭空借钱给自己,作为一个女人,除了身体,她什么资本都没有。

    顾明城上下打量着姜淑桐,“非要把我想得那么色qing吗?”

    姜淑桐半咬着下唇,看起来顾明城是一下子就明白她的意思了,她觉得有些难为情。

    “如果以后顾总有什么事情,需要我效劳的,我一定会做牛做马,尽力而为。”姜淑桐又加了一句。

    顾明城没说什么,离开。

    好像顾明城从来都没有叫过姜淑桐的名字,除了先前曾经称呼她为“陆太太”。

    今天下午姜淑桐加班,离开公司的时候,已经快八点,她打车去了顾明城的住处。

    顾明城在书房里忙碌,拿支票的过程并没有多么复杂和暧昧。

    拿了支票以后,姜淑桐和顾明城一同离开,两个人进了电梯。

    姜淑桐心里有顾虑,就是假如陆之谦问起来,她该怎么说这件事?

    父亲拿到钱,肯定会给陆之谦打电话的,必然会穿帮。

    陆之谦已经开始怀疑姜淑桐和顾明城了。

    因为心里想着这些,所以,她的心思有些游移。

    直到两个人下楼,进入了短暂的黑暗当中。

    单元门口的灯是声控灯。

    灯还亮着的时候,姜淑桐说了一句“顾总——”

    顾明城“嗯”了一声,手在转着自己的车钥匙,发出了一阵一阵钥匙的响声。

    因为听到姜淑桐的这句问话,顾明城停下了玩弄钥匙的手,在听她说话。

    没有了动静,感应灯灭了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——”姜淑桐继续说道,不经意的一瞥,便看到了顾明城手腕的位置。

    然后,她没再说话。  单门楼下是那种让姜淑桐能够听得到自己心跳的安静。

    因为,她看到了顾明城手上戴着的一块表,大表盘,在黑夜里生光,姜淑桐从未见过这种表,小到上面的每一个字母都清晰如白昼。

    她的脑子瞬间就嗡嗡开了,将所有的一切都抛诸脑后。

    顾明城看到她停下,问了一句,“还不走?我送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姜淑桐一直盯着这块表,什么都忘却,原来她一直不记得的她的第一个男人竟然——顾明城。

    有这种表的人可能很多,可是瞬间,很多脑子中的盲点也开始慢慢清晰,为什么顾明城说“原来是陆太太”,好像见过她,为什么顾明城曾经问她“喜欢攀男人的脖子吗?”

    是因为她之前就攀过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姜淑桐顿时觉得面红耳赤,似是愣愣地问了一句,“顾总,那晚的——那个男人是你吗?”

    良久,顾明城说了一句,“我一直以为你记得。原来我和那一夜一样,都在陆太太的脑子中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他。

    那一夜,她是他的女人,在结婚前的半个月。

    只是那天黑暗之中,姜淑桐看不清他的表情,喝醉了酒,也忘记了。

    姜淑桐恨不得赶紧找个地洞钻进去。

    世界这么大,可是她那天偏偏和最不应该的人——上床了。

    上次,她在他面前脱衣服,他认为她是“勾引”,无意间去了他的公司,他以为她还是“勾引”,好像她一直在勾引他。

    可她真的没有。

    姜淑桐把手覆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“痛吗?”顾明城问道,一根手指轻挑起了姜淑桐的下巴,她被迫看向他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里是姜淑桐怎么都看不懂的柔光,只能在他的脸上逡巡,慢慢地脸开始变红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姜淑桐的这句话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,带着颤抖。

    “那天晚上。”

    姜淑桐没有回答顾明城,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出租车上,那天晚上的事情瞬间就变得很清晰很清晰,本来顾明城在她的脑子里只是模糊的影像,而且那天还关了灯,她确实记不得了。

    可是在知道了顾明城之后,他就在姜淑桐的脑子里再也挥之不去,他很强悍,而她因为喝了酒,也很狂热,有没有流血她已经忘记了,只是记得真的好痛啊,毕竟那是她的第一次,顾明城进了好几次都没有进去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姜淑桐先去了父亲家里,把支票给了父亲,还说她最近和陆之谦吵了架,千叮咛万嘱咐父亲别给陆之谦打电话,免得他又发怒之类的。

    父亲见钱眼开,对姜淑桐的叮嘱唯唯诺诺。

    回到家,陆之谦还没有回来,姜淑桐便回了她的房间去睡觉的了,结婚以来,他们一直分居。

    可怎么也睡不着,熄灯之后,那天的景象像是放电影一般,在她的脑子里慢慢回放,直到她像一个怀春的少女般面色潮红。

    迄今为止,顾明城是她第一个男人,也是唯一的一个。

    今天晚上,陆之谦什么时候回来的她不知道,第二天她上班的时候,他还在睡。

    想不到的是,第二天顾明城竟然去了公司了。

    好像一边走一边在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样?”

    “既然陆总不能为你岳父提供方便,我施以援手,你今天是向我问罪来了?”

    顾明城的声音,带着挑衅,可那口气听起来又特别轻松,却并不友好,好像他向来应付这种事情,早就习惯了。

    他从姜淑桐的办公室经过,然后就进了自己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姜淑桐却皱了皱眉头,心里暗暗着急,昨天晚上因为夜光表的事情太过让她震惊,以至于忘了和顾明城“串供”,肯定在她给了父亲支票以后,父亲又给陆之谦打电话感谢的,陆之谦肯定会想到,借给她钱的人是顾明城吧。

    姜淑桐不知道她接下来要经历什么。
阅读很爱很爱你最新章节,就上必发365|官网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