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1章 她的日子,他知道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这不是姜淑桐第一次收到这种视频。

    一男一女在酒店的阳台上,女子口中的呻yin浅细而勾人,男子在她的身后凶猛顶入。

    女人好像是最近挺火的名模言希,男人么,是姜淑桐的丈夫——陆之谦。

    “砰”地一声,门开了,陆之谦走了进来,姜淑桐的视频还没关。

    陆之谦瞄了一眼,就知道视频的内容了,他唇角冷冷地挑起一抹笑,“怎么?嫉妒了?”

    姜淑桐懒懒地坐在沙发上,“陆大公子自来生活不检点,我早就习以为常,嫉妒——”她“呵呵”一笑。

    陆之谦“啪”地把手里的东西摔到了茶几上,把姜淑桐压倒在身下,阴狠的脸和姜淑桐相聚不过五公分。

    两个人对视五秒,姜淑桐眼中淡然而冷漠的光惹怒了他。

    他忽地撕开了姜淑桐的短裙,要摸向姜淑桐大腿根部的手,却开始哆嗦,悬停在了半空中。

    “姜淑桐,你的第一个男人到底是谁?”陆之谦阴冷而沙哑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半年前我就告诉过你,不知道,或者,我不记得。”姜淑桐的眼光瞄向别处,对自己早就不是处女这件事情,姜淑桐破罐破摔。

    两个人领证以后,曾经去做过一次婚前检查——姜淑桐不是处女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婚前检查还要检查这个,医生理所当然地认为她把第一次给了站在她身后的陆之谦,只有陆之谦一个人,如同当头一棒。

    自此,陆之谦患上了性冷淡,只对姜淑桐的性冷淡,对外面的女人,他热情得很。

    一碰到姜淑桐,就会想到曾经有一个男人,看遍了姜淑桐的全身,在她身上贯穿,顶入,和她如胶似漆,你侬我侬,这种想象简直要逼疯了他,结婚半年,他从未要过姜淑桐。

    “今天晚上我要宴请‘明城’集团的顾明城顾总,拿下他的分包合同,该怎么做,不用我提醒你。”陆之谦冷冷地对着姜淑桐说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,真恩爱不会,假恩爱谁还不会秀。”姜淑桐这种置身之外的态度让陆之谦着恼,不过,他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晚上七点,明光楼包间。

    陆之谦是从公司走的,比姜淑桐早到了十来分钟。

    当姜淑桐急匆匆地赶到包间的时候,便看到一个人的背影。

    偌大的包间里,只有陆之谦和这位顾总。

    刚才陆之谦和顾总的谈判并不顺利,甚至一度陷入了僵局,顾明城并不认为把分包的工作交给陆之谦是明智的选择。

    看到姜淑桐,陆之谦歪头,他向来喜欢在旁人面前秀恩爱,“我太太来了,姜淑桐。”

    这位顾总才回头,看到了姜淑桐。

    他一件黑色的衬衣,解开了上面的一颗纽扣,闲散而不羁,目光落拓,手把玩着放在桌子上的打火机,“原来是陆太太。”

    姜淑桐有些发愣,在此之前,她并未见过顾总,这句“原来”从何而来?

    姜淑桐迟到,自罚一杯,因为看出了陆之谦和顾明城之间的尴尬,所以,她还要敬顾明城一杯。

    顾明城轻轻侧头,仰起来看旁边的姜淑桐,勾唇浅笑,“陆太太要亲自敬我?”

    “不喝么?”

    顾明城拿起了手边的杯子,整杯的红酒下肚。

    这个项目就这样成了。

    陆之谦并没有因为姜淑桐的帮忙,而有丝毫的感恩戴德。

    回去的车上,他一口一个“荡妇”地说姜淑桐,姜淑桐有些听不下去,侧过头去看向窗外。

    “顾明城是什么人,杀伐决断的商场精英,五天之内连着收购六家公司不停手,眼睛锐利到属下根本不敢在他面前有半句谎言,你去之前,我几乎都不抱希望了,可你一去了,情况刷地就变了。”陆之谦的口气病没有丝毫的缓和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这样一个人,美人计肯定也见过不少,和他上床的估计也不少吧,他能够给你这个项目——”姜淑桐目光看向车窗外面,刚才给顾总敬酒,不过看到两个人气氛有些僵,想缓和一下气氛,她继续悠悠地说,“肯定有别的原因,更何况,我什么也没做。”

    陆之谦也不明白,侧头打量了旁边的姜淑桐一眼。

    巴掌大的圆润小脸,睫毛很长,眼睛很大,挺翘的鼻子,她身材纤细,怎么看都是天生you物,如果不是因为那次婚前检查,陆之谦会夜夜要到她告饶。

    而顾明城,也是个男人。

    可顾明城在酒桌上突然的转变,陆之谦还是不大明白。  姜淑桐不工作,一毕业就嫁给了陆之谦,今天去商场逛街的时候,有一个女人出现在洗手间的镜子旁边。

    是言希。

    她的手张开,“是陆太太吧,那天的视频是我发给你的,我手上的戒指,是陆少戴在我手上的!”

    她亮了亮手里的戒指,克拉大到让姜淑桐都有些嫉妒,她回,“我也想离哪,这半年当中像你这样找我的女人多到让我头疼,可陆之谦不离,离婚我提了很多很多次,他外面的女人也换了很多,可他就是不离婚。能不能求你让他跟我离婚呢?”

    这种套路,言希没见过,姜淑桐已经骄傲地转身。

    晚上她和陆之谦提出了“要离婚”的事情,陆之谦一下子把手里的杯子扔在了地上,“看上哪个野男人了,啊?想和我离婚!门儿都没有,我就是要万花丛中过,你不是觉得寂寞吗,寂寞你也出去找男人啊!”

    他一把把姜淑桐推在了墙上,撞得姜淑桐的背生疼,两天一小吵,三天一大吵,这样的日子,她真的过够了,更何况,她过得还是守活寡的日子。

    “是看上那个顾明城了吗?觉得他比你老公有钱,长得比你老公帅?我告诉你,你就算脱光了躺在他的床上,他也不会要你的,烂货!去找你的野男人。”他推搡着姜淑桐。

    姜淑桐觉得眼里的眼泪早就干涸,这是第一次,陆之谦骂她“烂货”,骂得她如此不堪,难以承受。

    半年前,毕业前夕,母亲病重,她借酒消愁,喝到酩酊大醉,仓促之中,她拉住了大街上的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“你喝醉了。”男人颦着眉头说道。

    姜淑桐双手攀住男人的脖子,支撑就要倒下去的自己,眼神迷离,“我才没喝醉,我心烦,陪我。”

    喝醉的女人最迷人,更何况是姜淑桐这样的性感you物,她眼神迷离,脸色绯红,带着醉醺醺的性感。

    她攀住男人脖子的手,任男人怎么掰都掰不开。

    男人沉默片刻,横抱起姜淑桐去了酒店。

    即使姜淑桐忘了那个男人的模样,可是她也忘不了那场翻云覆雨。

    关了灯,她看不见男人的样子,不过她记得男人戴了一块夜光表,在黑夜里,真的很漂亮,上面还有一排的英文字母,非常特别,这块表应该很贵,至少在她见过的夜光表中,没见过这种整个表盘都亮起来的,小到一个字母都清晰如白昼。

    半夜,姜淑桐酒醒,她捶打着自己的脑袋,后悔万分。

    她凌乱地穿上衣服,悄悄地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是迄今为止她的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,想起来就脸红心跳。

    因为这一夜,成了她人生中的污点,成了“烂货”,在陆之谦的眼里,十恶不赦,恨不得把她沉潭才能解恨。

    姜淑桐愣愣地看着陆之谦,他再也不是不遗余力追她的那个男人了,她火速拉开门跑了出去,到了楼下,黑灯瞎火中,看到一个男人的车停着,他靠在车边上抽烟。

    和陆之谦吵成这样,姜淑桐失了理智,都没有看清对方是谁,就急促地跑到了男人的面前,攀住了男人的脖子,眼泪汪汪地乞求,“带我走!”

    “带你走?这可是勾引别人的老婆。”声音浑厚,低沉有磁性,还带着些许的玩味。

    姜淑桐黑色的瞳孔放大,仔细看了看这个男人,她有些不安,因为这个男人是——顾明城。

    她并不觉得和丈夫的甲方有这种举动是多么明智的事情,可现在,她已经骑虎难下,她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哭腔,“带我走,求求你,带我离开这个家。”

    姜淑桐的家是二层别墅,楼上又传来了摔盆子摔碗的声音,她哆嗦了一下,更往顾明城怀里凑了凑,他强大的男子气息进入姜淑桐的鼻息,让她有些晕眩。

    顾明城抬眼看了看二楼,把手边的烟蒂扔掉,说了句,“走吧!”

    姜淑桐仓促上车,她不知道他要带她去哪,今夜只要离开这里就好。
阅读很爱很爱你最新章节,就上必发365|官网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