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6章 事如春梦了无痕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医生也皱起了眉头,“她没怀孕啊,血是她自己弄的血包,不知道是想演哪一出。”

    姜淑桐在掉眼泪的,听到这一幕,倏然震惊,没怀孕?是言希拿孩子逼宫?

    陆之谦随后就来了,顾明城站在那里,并不避讳,陆之谦只是看了顾明城一眼,随即跑到了言希的病房里。

    “这里没我们的事了,走吧。”顾明城对着姜淑桐说。

    姜淑桐心想,反正陆之谦一来,就跑进言希的病房了,既然他不尊重姜淑桐,那姜淑桐也不想对他有什么好脸色,反正两个人早就撕破脸了,她跟着顾明城走了出去了。

    医院的对面,是一家公园,很安静,秋天的景色也很好。

    姜淑桐站在了一个卖棉花糖的旁边,她小时候就喜欢吃棉花糖,现在刚刚经历了一场惊慌,她想压压惊。

    五块钱一个,她买了。

    顾明城看着她吃棉花糖,低头咳嗽了一声,是那种带笑的咳嗽,姜淑桐知道他是在取笑自己的孩子气,不服气地说道,“不过是吃颗棉花糖,有什么大惊小怪?”

    两个人在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棉花糖有那么好吃吗?”顾明城一直盯着姜淑桐,他一手打在姜淑桐身后的椅子上,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姜淑桐以为他会说陆之谦和言希的事情来的,可是没有。

    姜淑桐伸着舌头在舔棉花头,没法说话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顾明城沉默,然后他又说了一句,“离婚吧,姜淑桐。”

    仿佛一记重磅砸在了姜淑桐的脑子里,乱乱的。

    这是顾明城第一次叫她的名字,好像和别人叫起来的感觉不同,好像他在心里,已经叫这个名字叫了千千万万遍,好像她是他熟稔到不行的人——

    “离婚”的念头已经在她的心里酝酿了千千万万遍,所以,别人提起来,她并不觉得惊讶,反而是他叫得这声“姜淑桐”,像是有只小猫在挠着她的心。

    她停止了舔棉花糖的动作,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还没想好?我给你时间。”顾明城说道。

    好像姜淑桐离婚是为了他离的一样。

    姜淑桐以为这件事情,陆之谦要找她算账的,可是没有,晚上他很平静,好像很疲惫的样子,回了自己的卧室就睡觉了。

    让姜淑桐摸不着头脑,不过想想,也对,言希根本就是假怀孕,可能连他也骗了,现在她揭穿了言希,陆之谦自然应该感激她。

    这次事故并没有给姜淑桐造成影响,她照例上下班。

    第二天,姜淑桐快要下班的时候,发生了一件让她窘迫不已的事情——例假来了,她没拿卫生巾,这就尴尬了。

    工作了一下午,她一直在椅子上坐着,一起身,才发现,也染到了椅子上,椅子是软软的布,若是皮的或者是木头的还可以擦一下,可偏偏不是。

    刚才去了一下厕所,看到裤子上也都是血,她穿了长外套,心想,一会儿下班的时候,披上长外套,这样同事就不会看到了。

    眼看同事都走光了,姜淑桐才小心翼翼地拿起自己的外套,准备走人。

    可是刚刚站起来,外套还没穿好,就看到顾明城从办公室门外走了进来,急匆匆的,好像有什么事。

    姜淑桐整个人都愣了,一整天都不来,偏偏她要走的时候,他来了?

    顾明城看到姜淑桐站在那里,外套还没有穿上,随口说了一句,“怎么还不走?”

    “我——我——”因为仓促,姜淑桐向来又不善于撒谎,竟然吞吞吐吐的。

    本来顾明城因为有东西忘在办公室里,来拿的,可是看到姜淑桐局促的样子,他竟然站在了姜淑桐身边。

    姜淑桐赶紧往椅子旁边靠了靠,用外套挡住了椅子上面的血渍,挺大的一块。

    “我有工作没做完,所以——”  顾明城是何等的精明之人,知道姜淑桐在撒谎,他盯着姜淑桐的眼睛,拉开了旁边的椅子,然后就看到了上面的血迹。

    他知道姜淑桐在撒谎,可没想到是这个理由,刚才他的脑子一直在忘了拿的东西上,没往女人的这方面想。

    姜淑桐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,如此被一个男人看到了她的隐私。

    她的头埋得很低很低,手在较着劲。

    顾明城没说话,说了一句,“在这等着。”

    就下楼去了,姜淑桐赶紧趁机穿上了大衣,这把椅子被弄成这样,肯定没法坐了,她想丢掉垃圾桶那里,自己重新买一把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顾明城上来了,拿着一包卫生巾,递给姜淑桐。

    他声音沙哑地对着姜淑桐说了句,“下次直说!”

    呃,下次要怎么直说?直接告诉他自己来例假了吗?他可是自己的顶头上司。

    先前的那一夜,她早就打算忘了的。

    姜淑桐宁可自己狼狈地下去,也不希望这个人给自己买卫生巾的,这算怎么回事啊?

    “去换上!”顾明城对着姜淑桐命令。

    姜淑桐难堪去去了厕所,而且,她打算换上,就直接从卫生间里走人了,不想再见顾明城了,太难堪。

    她穿好了外套,背着包,走了。

    想不到,在电梯里,又遇上了顾明城。

    真是呀,冤家路窄,姜淑桐小心翼翼地站在电梯的后面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家?”顾明城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公车。”

    “我送你。”

    姜淑桐没反驳,因为她现在连说句话都带着颤抖,怎么反驳?

    一路上,两个人都没有说话,很快就到了姜淑桐的家,离家很远的时候,她就说了一句,“在这里停车。”

    她怕顾明城开得远了,又进入了别墅的监控区,到时候她又和陆之谦说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“陆之谦这几天去哪?”顾明城在车里点了一根烟,不过他开了车窗户,所以,姜淑桐并不觉得呛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好像要出差来着,说是跟人合作的一个项目,他工作上的事情,我不过问的。”姜淑桐回答,对于顾明城突然问起陆之谦的事情来,有些奇怪,因为顾明城极少极少在姜淑桐面前提起陆之谦的。

    “我打个电话。你等一下。”顾明城说道,接着拿起手机,不知道在和谁说陆之谦的消息,工程上的事情,他们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,都认识,只是姜淑桐不知道让她留下干嘛,只能呆呆地在车里坐着,看着后视镜,万一陆之谦忽然从后面闪出来怎么办?

    总之今天她的心情是跌宕起伏,高低不平。

    “你让陆之谦五天以后再出差!”顾明城下达了一句命令,对方应该很听顾明城的话,因为他没费多少口舌就挂了,而且,看起来对方也不是顾明城的下属,只是朋友。

    反而姜淑桐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,胆颤地说了一句,“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顾明城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姜淑桐下车,一股冷风吹来,她裹紧了外套,自从结婚后,她向来有穿高跟鞋的习惯,细细的高跟敲击着地面,发出清脆的响声,秋风乍起,身后还没有顾明城开车的声音。

    所以,他还没走?在后面注视着姜淑桐么?

    忽然,姜淑桐的脑子电光火石一般地冒出了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因为她来例假了,所以,顾明城不让陆之谦这几天出差,而是让他过几天,是因为——是因为顾明城知道姜淑桐这几天来了例假了,陆之谦根本就做不了,过几天再让他出差,是因为他不想让陆之谦和她做——

    是这样吗?

    姜淑桐的脸越来越红,她回身看向顾明城。

    顾明城的车还在那里,他在车里抽烟,静静地注视着姜淑桐。

    姜淑桐赶紧回身,跑回了家里。
阅读很爱很爱你最新章节,就上必发365|官网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