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545章 是真上了心了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邱东悦学校里的事情,已经完成了,看完了邱鸣鹤以后,她要去苗盈东的家里。

    许世安是和她一起走的,两个人坐公交车。

    从医院到苗盈东的家,要倒一趟车,一路上,两个人说起了小时候的很多事,邱东悦小时候体弱,向来隐忍——

    许世安说起来这些,如数家珍,一边笑。

    这一辈子,他都不会忘了悦儿,可他想让悦儿有更好的归宿。

    换车等车的时候,邱东悦给苗盈东打了电话,说一会儿她要回去了,大概再有半个小时的时间。

    徐倩对着苗盈东说到,“既然你不喜欢阿姨给你换纱布,还是让她回来给你弄。你习惯了她的体贴,别人都入不了你的眼了!”

    接着笑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毕竟有这么一个人对自己的儿子,徐倩也很开心呀。

    而且,邱东悦的妈曾经和自己的关系。

    冥冥之中,一切都有天定。

    徐倩和阿姨要走了,她给家里的司机打了电话,让一会儿来接她。

    苗盈东说送他们到山下,估计邱东悦坐车也会到山下,到时候他让悦儿把他扶上来。

    苗盈东的心思,徐倩看得透透的,分开一天了,一刻也不想耽误。

    快到山下的时候,徐倩给邱东悦打电话,说苗盈东在山下,等她回来。

    此时的邱东悦和许世安已经下车了,许世安想把邱东悦送下,然后他再坐车回家。

    徐倩的车已经在公交车站牌旁等着了,苗盈东还坐在车里。

    徐倩下车,看到邱东悦身边的男人,问到,“悦儿,你同学啊?”

    “他是我发小。正好碰上了。”邱东悦说到。

    毕竟邱鸣鹤得了癌症,这件事情,她现在还不想告诉徐倩。

    如果徐倩知道邱鸣鹤现在因为没有钱,命不久矣的话,邱东悦怕她会愧疚,所以,暂时不说,总得找一个合适的时机。

    苗盈东还坐在车里,邱东悦已经透过车窗在问候他了,“你这两天感觉怎么样啊?没事吧?”

    苗盈东刚才听徐倩的口气,邱东悦身边应该跟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但他不知道是谁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很好。”

    接着,他下了车。

    邱东悦扶住了她。

    许世安走上前来,“我听同事们说,ethan你最近身体欠佳。您好好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苗盈东的唇角扬了扬,原来是许世安。

    许世安很快和邱东悦告辞。

    “悦然,你和ethan联系上了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许世安走了,徐倩也走了,就剩邱东悦扶着苗盈东。

    两个人慢慢地往山上走去。

    邱东悦一路说着去学校里的事情,事情都搞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苗盈东应着,听声音,他不开心。

    邱东悦心想,难道他因为许世安,所以不开心吗?

    天地良心,她和许世安什么也没发生啊。

    晚上,两个人吃了饭,天色还早,就睡觉了。

    今天晚上的苗盈东,要邱东悦要的特别狠,木床都在咯吱咯吱响。

    邱东悦额上全都是汗,很疼。

    苗盈东很凶狠地咬她,差点把她的脖子咬断。

    邱东悦紧紧地咬着牙。

    完事之后,邱东悦翻了个身子,朝着里面睡了。

    黑暗中她睁着眼。

    想了好久,终于开口,“你要是介意他,你可以直接问我,或者直接说,说你吃醋了,你不用折磨我!我和他什么也没发生,恰好碰上了,我和他一起长大,说说从前的事情,怎么了?你一言不发,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闷骚到死的人!

    “谁说我介意他?”苗盈东反问。

    “那你这是为了什么?”邱东悦略翻了翻身子,朝向他,“我不开心!我很痛。”

    苗盈东没说话。

    本来现在他看不见,就处于弱势。

    她出去一趟,就带着个男人回来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乘坐徐倩的车下去,还不知道她和他曾经相遇过。

    毕竟是前任——

    毕竟曾经有过过命的情谊。

    谁不嫉妒?

    晚上,邱东悦从床上惊醒了,因为她梦到邱鸣鹤过世了,非常悲惨,荒郊野外,连个人都没有,只有那个傻弟弟,在咯咯地笑着,因为傻,所以不懂。

    邱东悦猛地从床上起来了,她靠在床头,把苗盈东也吵醒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苗盈东问她。

    “我—我爸,”邱东悦发现,说出来“爸”这个字,说出来竟然是如此困难,“就是邱鸣鹤,得了癌症了,晚期,季红不给他治疗,让他等死。他都一把年纪了,好可怜,我妈的可怜我没见过,感受很少,不过我爸的可怜,让我很心疼。”

    接着,邱东悦低着头就抽泣起来,继续说,“我本来想给他交治疗费来着,可发现许世安已经替我交了,他说他欠我一条命!我们俩在医院里碰到就一起回来!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想去照顾他?”苗盈东问,一边揉着眼睛,往往夜半的时候,他的眼睛会不舒服,睡觉的时候,纱布总是会到处跑,弄得皮肤很难受。

    “没有!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邱东悦侧过身子,扶起苗盈东的头,给他把纱布正了正,又把他的头放在了枕头上,“我身边的人,接连病,许世安差点耗掉了我的一条命,你的眼睛又看不见了,要换眼角膜,我想把我的眼角膜给你,可医生不让,我爸病了,我现在无能为力!我才二十三岁,我也想过三儿那种生活,有人疼,不用为生活操心,每天都很快乐,可我——”

    大概夜半十分,邱东悦的心思是最清楚的时候,话也是很敢说的时候,无端地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她是这样一个人,平时有什么压力,从来不说,隐忍惯了。

    还没说完,她的身子猛地就被苗盈东捞了过去,接着,他就压在她的身上,开始亲吻。

    “你有世界上最无所不能的男人,不用操心!”

    这是他第一次称呼自己是邱东悦的男人啊。

    邱东悦心如撞鹿,这个男人闷骚到平时一句情话不说,可是一说出来,就让邱东悦的心,如同埋藏着千万朵玫瑰的土地一样,玫瑰悉数开放,在空中飘。

    有他这句话,邱东悦就放心了,至少不是她一个人在硬撑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邱东悦如同喝了蜜的小姑娘一样,早早地就起来了,做好了饭,让苗盈东起来吃。

    苗盈东很早就起来了,在给人打电话,给谁打电话,邱东悦不知道,她没有偷听别人电话的习惯。

    苗盈东过来吃饭的时候,邱东悦把小笼包,小米粥,都端到他面前,两个人一起吃早餐都习惯了,苗盈东知道放在哪里,才不会烫到他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怀了孩子的女人,需要什么吗?”苗盈东忽然问。

    邱东悦的脸一下子就红了,这几天她虽然一直在怀疑,自己是否怀孕了,不过还没试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呀?”邱东悦低着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昨天你徐伯母来,说小九怀孕了,顾家特别重视。现在全程在家安胎。这毕竟也是我们苗家的第一个孩子,你徐伯母自然也很重视,苗家已经二十多年没有过孩子了,我是孩子的舅舅,自然要送她点东西!你说送什么好?”苗盈东似乎也很高兴。

    不过,天大的喜事,到了他那里,也不过是唇角上扬的轻笑。

    “安胎的药?维c,叶酸了,这些,不能多看电视,注意休息,就这些!其他的,吃的,顾家应该会很注意的,不用操心了。”邱东悦长吁了一口气,幸亏说的不是她。

    接着,苗盈东又说,“也不知道苗家的第二个孩子,究竟是谁的?”

    邱东悦就低下头,一句话不说,脸通红通红。

    徐倩去了邱鸣鹤的医院,整个治疗的费用,她已经替邱鸣鹤交了,并且她有一张银行卡,关联邱鸣鹤的账户,只要一缺钱,就会自动划掉。

    并且,她还替邱鸣鹤请了一个全天的看护。

    邱鸣鹤的傻儿子在欢呼雀跃,终于有人陪他玩,照顾爸爸了。

    季红的脸,却气愤到扭曲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,人都到了这种地步了,治疗不过是烧钱,究竟有什么用?

    这么多治疗的钱,为什么不直接给她?

    徐倩见邱鸣鹤的情景,颇有些“胜者为王,败者为寇”的写照。

    胜者与败者相见的情景,必然很有戏剧性。

    邱鸣鹤根本不看徐倩。

    毕竟他这一辈子就毁在这个女人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不想看我吗?当年陈雅宁在我怀孕之际,救了我,之所以要对付你,一来是因为她,二来是因为悦儿和盈东的关系!是悦儿让我来的,纵然你当年那么对不起她和她妈,可她始终以德报怨!用最豪华的阵容送你最后一程!你的钱我都已经交了,不会让你受任何委屈,如果这个女人,胆敢有任何举动——”徐倩根本都不看季红,只是一只手指着季红,“她会死得很难看,看看你的下场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医院,徐倩不想多待,办完了事,就走了。

    是今天早晨,盈东给她打电话,说了邱鸣鹤的事情,让她去医院办这件事的。

    寻常时候,这些家长里短的事情,苗盈东是根本不关心的,特意打电话让徐倩去办,更是从来没有。

    看起来,对邱东悦是真的上了心了!
阅读很爱很爱你最新章节,就上必发365|官网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