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575章 大型秀恩爱现场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大年三十的晚上,三儿拜谢了顾明城和姜淑桐的养育之恩,一家人开始放鞭炮。

    前年的烟花绚烂中,苗盈九发现了顾二的小虎牙,发现了他笑起来的样子很动人。

    今年的春节,苗盈东发现了邱东悦笑起来的样子才美。

    笑起来特别开怀,恍然全世界都安静,烟花照着她的脸。

    她其实是很漂亮很漂亮的,样貌不输给三儿,不过以前不怎么笑,看起来没有三儿那么动人。

    她也是爱玩的,和三儿放烟花,和顾二打闹,像个孩子一样。

    苗盈东,顾行疆还有南沥远在廊檐下面站着。

    上次是在南沥远美国的别墅站着。

    别说,这三个人还都是老牛吃嫩草,完全可以交流一下吃嫩草的心得。

    不过,大概嫩草吃惯了,觉不出来异常,所以,并没有人提起。

    第二天是新年,邱东悦早早地就起床了,因为她刚才就听到楼下有动静。

    可能是顾明城早起了,有人给他拜年吧

    苗盈东还没醒。

    邱东悦用指肚轻轻地在他脸上画着,苗盈东醒了,看到邱东悦手撑头在看着他,邱东悦笑着说了一句,“苗先生,新年快乐!”

    苗盈东也说了一句,“苗太太新年快乐!来中国过年开心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很开心!谢谢你,苗先生,谢谢你娶了我,谢谢你给了我一个家。”眼眶都有点儿湿润呢。

    苗盈东没说话,揽过邱东悦。

    邱东悦伏在苗盈东的胸前,轻笑。

    大年初一的晚上,好大的一家人,在家里吃了一顿饭,好几个阿姨主厨,邱东悦也去帮忙的了,苗盈九想要帮忙,无奈肚子大了,没去。

    邱东悦忙得热火朝天,很开心。

    顾明城看她最近脸上的表情,已经和昔日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往日总是愁苦,即使是同一张脸,带给人的感觉也很不一样,她笑着的时候,的确特别好看,在顾明城看来,给邱东悦点环境,她将来也是一个能闹的人,不过从小家庭条件不允许。

    一家人吃了很丰盛的一顿饭,去睡觉了。

    邱东悦和苗盈东的卧室里,有单独的洗手间。

    邱东悦洗完澡出来,穿着睡衣。

    看到苗盈东拿着她送给他的那枚铜钱,在出神。

    邱东悦一边擦头发,一边问,“苗先生,您在想什么哪?”

    “想我的第一个女人。”

    邱东悦的心一下子变得酸溜溜的。

    他早就跟她说过,他不是处男了,至于之前有过几个女人,她就不知道了,姓甚名谁,她更不知道。

    都三十六了!

    邱东悦擦头发的动作越来越慢,越想心里越气。

    最终,她把毛巾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,走到了苗盈东身边,把他拉了起来,一手拉着他的手,一手抚着他的后背。

    “苗太太这是要干嘛?”苗先生问到。

    邱东悦打开了门,一下子把苗盈东推到了门口,然后说了句,“请苗先生慢慢想。”

    接着“砰”地把门关了。

    继续擦头发。

    越想越来气,今天可是过年,她好不痛快啊!

    苗盈东不敢大声叫邱东悦,怕让其他人听见了,知道他被赶出门外了。

    苗盈东轻声咳嗽了一声,“悦儿开门!”

    “向我道歉!”邱东悦说到。

    正好顾明城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,看到苗盈东,说了句,“怎么了?被赶出门了?”

    苗盈东咳嗽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被赶出来了,就到楼下睡沙发吧,要不然睡书房也行。”

    苗盈东从未想过,自己会有这样的一天。

    被老婆赶出门。

    他是从来没想到邱东悦这么厉害。

    他眼里容不得沙子,邱东悦也同样容忍不了。

    幸好顾二和小九回山水庄园去住了,要不然,肯定又让顾二嘲笑死。

    苗盈东对着顾明城说了一句,“好,就去了。”

    接着邱东悦的门外就没有动静了。

    邱东悦擦了好久的头发,心里越来越不安。

    他不会真走了吧?

    大过年的,分居可是不好。

    她悄悄地开了门,探头。

    苗盈东一下子从后面抱住了邱东悦,在她的耳边说到,“好大的胆子,敢赶你老公出门了!”

    他温热的口气喷薄在邱东悦的耳边,让邱东悦觉得痒痒的。

    她缩着脖子,在浅笑。

    第二天中午的时候,邱东悦在厨房帮忙,给大家炖了一锅老鸭汤。

    端上去的时候,由于很烫,她的手指头放下汤以后,捏了捏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苗盈东一直在沙发上坐着,和南沥远谈论下一年的计划,毕竟南桐珠宝算是两个人的么,不经意的目光看到邱东悦这个动作,他觉得邱东悦的这个动作挺可爱的。

    过年么,大家就是一家人凑在一起热闹,吃饭的时候,大家说,那天是女人们打麻将,今天换成男人们打麻将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他们的赌资是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女人们都有点儿提心吊胆,好像生怕男人把自己输了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顾明城在饭桌上,很正经地问了一句,“盈东昨天在沙发上睡的,还是在书房里睡的?”

    众人都放下了筷子,只有邱东悦还在慢吞吞地吃饭,脸红到脖子跟。

    “哥,你什么时候开始睡书房了?”苗盈九不可置信地问到。

    “你哥怎么会睡书房?我就是出来溜达了一圈。”苗盈东说到。

    其实是被赶出来了。

    吃了饭,一家人开始打麻将。

    这次是男人们的天下。

    就是大年二十九打麻将女人们的男人们。

    这次的赌资是:谁输了,就让自己的老婆亲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谁规定的这条规矩,大概是三儿。

    反正每次的赌资,都是她出,出得古灵精怪。

    上次是为了故意让邱东悦亲苗盈东,这次是为了——热闹。

    老输钱多没劲。

    本来顾二打牌,一般都是问鼎冠军的,因为打麻将对他来说特别容易,闭着眼睛也能赢,这次他不赢了,故意输。

    输得还让人看不出来,输了还皱着眉头说,“手怎么这么臭,又输了!”

    特别当真的样子,看起来特别懊恼。

    苗盈东也输。

    顾行疆也输。

    南沥远输的让人家看出来了,所以勉强算赢。

    四个女人都坐在沙发上,毕竟这次的赌博和她们也有关系,毕竟是赌资吗!

    于是,苗盈九,杜箬还有邱东悦三个人,各自去到自己的男人面前,亲了他们一下。

    因为是被动的,所以,不热烈。

    三儿在沙发上,翘着二郎腿,在看这一幕。

    她最喜欢挑起这种活动,可热闹了。

    南沥远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她回报了南沥远一笑,但明明是很用力的笑。

    苗盈九其实算不得是开放的人,轻轻亲了顾二一下,顾二已经揽住了她的腰,说了句,“你老公费了这么大劲儿,才输了,容易么?就给我来这么一下子?”

    苗盈九简直受不了自家老公了。

    白天晚上地不正经。

    在公司里相当正经,很傲娇,别人都不敢和他说话,现在不会动不动就甩了人家的文件了,脾气也好多了,但还是挺高冷。

    一回来,就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邱东悦因为昨天和苗盈东闹别扭了,虽然后来好了,但好像还略有点儿嫌隙,毕竟苗盈东没有告诉她更多他第一个女人的事情。

    邱东悦也不想问。

    本来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,他都三十六了,不能要求他过去那么清白。

    可他这么云山雾罩的,让她摸不着北,邱东悦心里烦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在想第一个女人,今天又被顾明城调侃一番。

    邱东悦想意思意思地亲亲他的脸的,不过,却被苗盈东抱了过去,把她抱住腿上亲了起来。

    杜箬跟顾行疆说,“ken啊,咱都老夫老妻的了,就不来这个了吧,这么多人,挺难为情的。”

    “俩孩子都生了,还有什么难为情?”顾行疆一下也抱过了自家媳妇儿。

    大过年的,一下子变成了大型秀恩爱现场。

    只有三儿,没事儿人一样,坐在沙发上,看着这些。

    下一局,顾二赢了,随便发挥了一下他的实力,因为苗盈九肚子大了,老走来走去实在不方便,南沥远输了。

    三儿过去以后,南沥远一把捞过她的腰,“等急了?”

    “才没有!”三儿仰起头来说到。

    “你老公也想保存实力,谁知道他们一个一个地,几乎用弱智的办法输的,特别弱智,没办法!”

    这次,苗盈东还是照刚才的样子亲吻邱东悦。

    他们不像其他三对那样结婚好久了,他们现在才开始进入平等的恋爱状态,是热恋的阶段。

    这是有史以来最快乐的一年,所有人都结婚了,都有了疼惜自己的爱人。

    就是邱东悦和苗盈东,新婚燕尔,邱东悦有时候还有些抹不开面子。

    初五过后,新年就基本结束了,大家各自分开,准备回家去,工作,各自有各自的事情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辛劳地工作,为的不过是团圆的一刻。

    可是团圆以后,宴席终会散,又开始期盼下一个来年。

    邱东悦永远都记得在顾家过得这个新年,这是她有有生以来,最开心最开心的一个新年。

    回到家以后,邱东悦要去徐倩家里接晟。
阅读很爱很爱你最新章节,就上必发365|官网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