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621章 你和他分手了没有?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在厉传英的认知和世界里,她从来都喜欢自己能够把握得了的事情。

    好在大多数的事情,她都把握得了,也大概天生是个操心命,要事必亲躬才能放心。

    她原先以为,闻殿青她把握的了,唐潜她也把握得了。

    因为资产差不多。

    可是她大错特错了!

    她从未想过,有一天,她的生命里会出现明源这么一个人,年纪比她小,比她富裕的多,而且,常常,厉传英觉得不够了解他。

    明源的财富她不了解,明源的人,她也不了解。

    总之,明源,是她完全不能够掌握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人家都说,女人是一本书,可她觉得,明源才是一本书,要她深刻地读懂。

    每次见明源,都有这样一种迷惑感。

    尤其,经历了唐潜的事情,厉传英觉得很沮丧,男人并不是不嫖不赌就是好男人,骨子里狭隘计较也不算。

    如果唐潜能够找到一个同样睚眦必报的女人,或许两个人你来我往,很有看头。

    可厉传英偏偏不是这样一个人。

    她一根筋,脑子里常常很少有生活上的事情。

    和唐潜“分手”的话,还没说出来,不过在她心里,已经这样决定了。

    她只是觉得两次换男人间隔有点儿短,怕别人以为自己是个不正经的女人。

    明源还在擦自己的头发,淡淡地说了一句,“厉副所长就是这么欺负人的吗?”

    他还是背着身子,一直没看厉传英。

    “我欺负谁了?”厉传英一直提着包,站在门口,满目诧异。

    她在想,研究所需要赞助的事情,肯定是曾副所长告诉明源的。

    “践踏别人的真心!处理地毫不留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,我不懂。”厉传英说到。

    “不懂也对。你向来不喜欢体会别人的心,整天活在自己的世界里!”

    厉传英低头笑了一下,直接说她自私不就行了嘛?

    不过,她还是不明白明源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厉传英拿着自己的包,坐到了床尾,背朝着明源。

    明源歪头看了她一下,“你今天是怎么打算的?告我强奸,让我人财两空?”

    厉传英也浅笑,“我可没那么傻,我准备告你用钱威胁我说出航天科技的秘密,我录音笔可都带了,没想到是你!是你不让所长告诉我的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明源擦完了头,把毛巾往床上一扔,吓了厉传英一跳。

    吓得她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,面朝着明源。

    明源也回过头来,从枕头下拿了一件什么东西,他宽容地笑,“怎么?我吓着你了?”

    厉传英心开始跳,跳的特别厉害。

    明源还是只裹着一条浴巾,他究竟想干嘛?

    虽然按照所长的意思,厉传英把这个赞助人想成了一个猥琐的大肚子的中年人。

    不过明源么,就另当别论了。

    “没——没有。”厉传英盯着前面的地面说到。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给我讲讲你要给你研究的内容,我要收益的。”明源说。

    “你想听吗?”厉传英特别诧异地看到明源。

    研究所极少极少找赞助商,就算是有相关业务,厉传英也不怎么讲,因为别人——听不懂。

    极少有人能够听懂航天科技的一句话,哪怕半句话。

    “你懂覆铜板和飞机刹车装置吗?”厉传英还是刚才那样,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现在坐在刚才厉传英位置上的人,已经换成了明源。

    他双手朝后面撑着,盯着厉传英,然后摇了摇头,“不懂!”

    丝毫没有什么都不懂的赧然,反而觉得有一种“我就是不懂,你奈我何”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那牛顿的万有引力定律你懂得是不是?”厉传英又问。

    “略懂。”

    厉传英这次可找到愿意听她讲自己设计前景的人了,讲起来简直是口若悬河,源发现她的空间想象力是极好的,会在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,凭空想象出几个反应瓶,说这个反应瓶里是什么,另外一个又是什么。

    而且,她再次说的时候,明源发现,她不会说错反应瓶的位置。

    空间想象能力,这是高智商的一种表现。

    也可能“看人”什么的,和这些比起来,是在小巫见大巫,所以厉传英忽略了。

    他觉得高智商的人,真的挺有意思的。

    明源情不自禁地低头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厉传英停下了,刚才她在走来走去,沉浸在自己的实验里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啊?明总。”厉传英问到。

    “你过来。”明源还是坐在那里。

    厉传英站在前面不远的地毯上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要听将来的前景吗?让我过去干嘛?”她问。

    “我也说了,你今天是来陪睡的!一亿的支票就在那里,就差我签字了!”明源说到。

    厉传英狠狠地咬着牙,已经和明源睡过不止一次了,都是她主动。

    这次的睡,附加了条件,让她觉得特别难受,好像她就是一件物品,来换取相应的价值。

    她极其讨厌这种“钱色交易”,比起酒后乱性,可是恶劣了上亿倍。

    本来以为明源肯听她讲研究的事情,应该不是一个万恶之徒,想不到啊——天下乌鸦一般黑。

    厉传英在紧皱着眉头的空儿。

    明源一个起身,就把厉传英拉了过来。

    厉传英一下子跌在了明源的怀里,坐在了他的腿上。

    他的下身只裹着浴巾。

    厉传英不敢看那里。

    “上次你不是说我想让你做荡妇吗,现在,我就是想让你做!”明源说道。

    “明源,你别无耻!”厉传英说到,“以前被你斯文无公害的样子给骗了!”

    “就是骗了,怎样?”明源开始一颗一颗地解厉传英的纽扣。

    厉传英其实是能够反抗的,可是鬼知道,她为什么没有反抗,只是盯着明源的脚。

    他赤着脚,踩在地板上,隐约记得,他的脚很热,如同热源,点燃了她。

    最关键,她现在已经决定和唐潜分手了。

    在一段感情里,她是不会做“脚踏两只船”的事情的,除非一段感情结束了。

    “以前,都是你睡我,这次,我睡你,可好?”明源问。

    厉传英的头又朝着外面侧了侧。

    怎么每次和明源睡,一点儿都不反感呢?

    明源把她抱到床上。

    关于她和唐潜的事情,明源一个字没问。

    厉传英和别的男人没有过,为什么每次和明源都配合地这么默契呢?

    让她神魂颠倒,差点儿忘了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这是明源的一次感情敲诈,一亿只是个幌子,让厉传英来才是真。

    天亮的时候,明源从后面摸着厉传英的肩膀,“你和他分手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要分了!”

    “为了我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很多事,遇人不淑!深交就觉得人性很猥琐,光明磊落的人不多。”厉传英深有感触地说到。

    “等你和他分了再说吧!”说着,他从床上起来,在支票上签了名字,给厉传英放进了钱包。

    厉传英一直用余光看着,没说话。

    最终还是决定起来了,天才蒙蒙亮。

    两个人一起在酒店门口分了手。

    唐潜的车远远地停着,看到了这一幕。

    昨天他去厉传英的家里,毕竟昨天两个人闹的挺僵的,他想挽回。

    厉传英对他、对他的公司来说是个宝。

    他看到厉传英的车挑头,来了酒店,他看到了。

    一夜都没有出来。

    唐潜给厉传英和明源拍了照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为什么拍照,可他知道,将来这些照片都是有用处的。

    曾经唐潜是很喜欢厉传英的,甚至在厉传英说了明源的名字以后,还是很喜欢,可是逐渐地,自从厉传英吐在了他的车上以后,他哪儿哪儿都看厉传英不顺眼。

    更何况,她现在还和明源保持着这般暧昧的关系。

    明源,厉传英——

    估计已经不暧昧了,马上就会公开!

    厉传英去了研究所,跟所长说,支票拿到了。

    所长喜出望外之余,看了厉传英一眼,“你和他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给他讲了一晚上航天设计和万有引力,真是难得!我本来都拿好了录音笔,准备把他的猥琐劲儿给录下来的,然后去投诉他的,真没想到,遇到个君子。”厉传英假意说到。

    毕竟事关她和明源的名声。

    所长将信将疑,竟然不是去睡觉?

    下午下班后,厉传英来了唐潜的公司,今天来只有一个目的——分手。

    唐潜还是坐在他办公室的椅子上,“传英,咱俩是捆绑在一起的,不可能你说分手就分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怎样?”自从上次唐潜暴露出他的小人嘴脸,厉传英也懒得和他好好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不能因为你昨夜和别的男人睡了一夜,劈腿了,今天就来我和谈分手,我就应了,世界上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儿?”唐潜抬起头来,看着厉传英。

    厉传英脸上青一阵白一阵,“唐潜,你查我?”

    “干嘛用查这么犀利的词语,你应该说‘关心’!我这么关心你,昨天想去看你,就看到你去酒店,找另外一个男人的了!一夜没出来,男女在一起,能干什么?想想也知道,更何况,你们俩以前就是炮友,是情感复合呢?还是受不了身体的荷尔蒙的磁性,又勾搭到一起了?”唐潜问。

    厉传英将计就计,说了一句,“没错!唐潜,你不行,满足不了我!总不能因为你不行,我就守一辈子活寡吧?现在我正式提出,分手!以前的七成,你没给,我也不要了!这样行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走了,我的公司,可就玩不转了!”唐潜说到。

    厉传英现在才明白,唐潜开这个公司,全是为了她。

    要她把整个人榨干。

    她说他为什么放着好好的生物科技公司不开,要开航天科技呢!
阅读很爱很爱你最新章节,就上必发365|官网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